叶问·咏春

170
0
0
2014-02-03 19:10:47
  • 作者:叶准

    出版: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页数:232

    印刷:2011-05-01

    ISBN:9787512502079

    栏目:中国武术

  • 编辑推荐

      探寻风靡全球国术之堂奥,品读中华武术含蕴之博大,脱胎于咏春的截拳道,让全世界领教了中国功夫,首次全面阐释国术咏春的中华文化内涵,宗师长子、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功夫教头奖得主,叶准,独家披露,咏春,世界上最流行的三大国术之一,多国特种部队实战搏击必修术。
      风靡全球60多个国家,咏春拳会近3000家,约有200万弟子,叶问弟子李小龙将其发扬光大。
      作为少林嫡传武技之一的咏春拳,将丰富博大的传统文化内涵体现得淋漓尽致。

    内容简介

      由于一代宗师叶问半生的努力,咏春功夫传遍世界,学者逾百万。《叶问?咏春》是叶问宗师长子叶准师傅偕入室弟子卢德安、彭耀钧为深入探讨咏春而写的。《叶问?咏春》首谈叶问宗师,之后便细谈作者们在学习咏春和教授咏春的心得。叶问宗师的生平行事以及他对咏春的体会和教学,都可在叶准师徒的心得中窥见,足见叶问咏春的薪火相传,以及叶问宗师的影响力。

    作者简介

      叶准,生于1924年,是叶问宗师的长子;毕业于南海师范学院,擅音律,精诗词。7岁便开始随叶问学习咏春拳,继叶问于1949年离开佛山来港后,叶准亦于1962年来港。
      40多年来在香港、内地以及世界各地教授咏春拳,弟子遍布五大洲、七大洋,饮誉国际;在众多的荣誉中,以英国曼彻斯特索尔福特大学所颁的院士衔、国际奥委会所颁的武术终身成就奖,以及英国《Combat Magazine》所颁的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功夫教头奖最具代表性。年高德劭,著述亦丰,是咏春界最高辈分的名宿之一。

    目录

    前言
    叶序:示诸生 叶准
    卢序:国术与我 卢德安
    彭序:意想不到 彭耀钧
    第一章  叶问专卷 从银幕上的叶问宗师谈起……
    先父叶问宗师学习“二世祖功夫”的经过
    假如没有梁碧……
    叶问宗师生平三两事——解读描写先父行事的《西江月》
    叶问宗师令咏春在世界普及起来的缘由
    第二章  咏春之妙  咏春功夫具有市场学的意义?
    咏春如何具备人性化的特质?
    咏春功夫,竟可以“纯羊”驾驭“猛虎”?
    咏春的严师会教出高徒?
    为什么同一位咏春宗师的学生竟有这么多的分歧?
    师傅话:功夫的“师法”、“心法”与知识管理
    谁是咏春正宗?什么是咏春传统?什么是有用无用?
    师傅话:摊手的故事
    师傅话:咏春拳的正统
    咏春,迈向明天……
    第三章  咏春之要  整体特色拾要
    手法、脚法、马步拾要
    拳套、器械拾要
    师傅话:小念头、寻桥、标指的学习要诀
    师傅话:黐手的学习要诀
    师傅话:木人桩的学习要诀
    漫谈八斩刀
    漫谈六点半棍
    漫谈脚法
    第四章  黐手之义  “黐”何义?
    究竟黐手、套路有什么关系?
    究竟黐手、搏击有什么分别?
    究竟黐手、搏击有什么关系?
    可以怎样分析黐手的感知?
    要怀着怎样的心态才可练好黐手?
    第五章 黐手之法  “子午线”不是天文地理的词汇吗?何以会搬到武术这里来?
    师傅话:也谈“子午线”
    何谓“四门”?人的身上,为何会有四扇门之多?
    为什么一定要“曲手留中”?
    什么叫“内门手”,什么叫“外门手”?
    为什么黐手只练“摊、膀、伏”三下?
    何谓“一出一入”?
    何谓重心?
    为什么身体要微微后倾?
    黐手时双膝一定要内扣吗?
    腰马应如何运转?
    距离应如何变化?
    为什么黐手时一定要放松?
    练黐手时力用多少才算足够?
    如何才有力劲?
    第六章  黐手之理  黐手也可体现“阴、阳”之道吗?
    黐手如何体现儒家的中庸之道?
    黐手如何体现道家的思想?
    练黐手可以“以武入道”吗?
    师傅话:从有到无,达至化境
    附录   叶问宗师年谱
    有关咏春源流之探讨
    江湖卖技十五年
    咏春与中国文化——2005年“咏春世界同人大会”演讲稿
    究竟电影或网上流传有关叶问的故事是真是假?

    前言

      叶序:示诸生
      叶 准
      同学们:
      本人从事教拳工作,已数十年,足迹走遍世界各地,历三十多个国家,七十多个大小城市。在这漫长辽阔的时间空间里,我发觉一个令人遗憾的问题,就是在外国社会,在外邦人士心目中,对中国功夫十分重视,对一些向外发扬中国武术的工作者,十分推崇和尊敬;然而,在孕育出中国武术的华人社会里,却饱受不同程度的冷漠对待,甚至歧视。就本人所得的感受来说,我每次到外国举办的学术讲座,都很受欢迎,都能得到学者式、贵宾式的尊敬。我亦曾获得英、美两个国家一些机构的荣誉和鼓励。然而在我的立根之地,从事了多年工作的香港及故乡佛山,却没有得到什么回报。各位,我不是借此大发牢骚,因为这是现实,是客观存在的。我提出的目的,是要找出这不合理现象的原因,从而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存在。
      经过了多年来的观察和思考,这种不合理的存在,是因为外国社会将中国传统功夫视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学习中国功夫,是意图接触中国文化,而在华人社会里(包括海峡两岸,港、澳、新、马)却对此否定。事实上,中国传统功夫是属于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然而华人社会却不接受这一个事实。中国古代是文武并重的,孔门六艺中,有御有射;李白的诗句中,经常提到书和剑;不少名将如岳飞、文天祥等,武功彪炳,其传世的大作,脍炙人口;但到明清两代,统治者为了易于统治,硬将文武分家,并造成重文轻武的社会风气,这种风气,一直伸延到现在。另外,长期以来,从事这一个行业的武术工作者,大多数亦没有将武术视作文化一部分,没有培养武德,没有在武术领域上作出学术研究,只是吹嘘自己门派如何了得,是什么什么正宗,没有互相探讨;让人看到的,是一言不合,继而动武,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在学术研究方面,有很多领域,目前仍然空白,如武术心理、武术与健康、武术与哲学……有了学术研究,才算是文化。
      同学们,移风易俗,是一件漫长而又艰巨的工作。各位都是咏春爱好者,是习武的知识青年,我十分寄望大家能在未来能就此作出更多的贡献。多谢大家。
      原稿于1995年9月 在香港科技大学咏春班的开学日中发表
      卢序:国术与我
      卢德安
      早岁我便负笈英伦,基于年少好动及对武术有所憧憬,于是便学习空手道、跆拳道等东方武术。但在外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却发现原来很多西洋人是酷爱中华武术的,猛一回头,不禁汗颜,为何我国有如此丰富的宝库,却要问道于异国他邦?由原来对武术的热爱,再加上这一点点民族感情,于是便学习咏春及洪拳。咏春与洪拳同为南方拳种,在南海之滨的香港最具代表性,而我更有幸能拜叶准师傅为师学习咏春。时至今天,这两种拳术我已学习了一段日子,而不觉间亦当了二十年的咏春教练。
      二十多年来,我不断的接触外国的咏春学者,他们来自英国、美国、南非、瑞士、澳洲、加拿大不等,其中有刚入门的初学者,有沉潜的爱好者,也有师傅级的高手;国籍虽异,造诣虽殊,但他们都有一颗同样的心,就是来港寻找咏春的根,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好武者慕道而来。我很高兴发现,香港在近年已变成咏春门人朝宗朝圣的地方之一。能够以华胄子孙的身份去推荐中华咏春,我实在感到荣幸和欣慰。
      由洋技到国技,由学拳到授拳,由健身到养性,在这个国术的旅程里,我在宝库中发掘了很多很多,我希望能够继续有所发掘,也希望带更多的中外人士发掘,更希望各方的同道高明能指引我们不断发掘发掘去!
      咏春功夫,竟可以“纯羊”驾驭“猛虎”?
      据叶问宗师所述,师祖五枚师太,跟至善、白眉、苗显、冯道德同为少林高手,因一场大火而各自出走;那么五枚师太所传授的一定是少林武功,但综观咏春的所有成分,除六点半棍外,又未见带有少林功夫虎虎生威的感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黐手练习,马高手短,看来南辕北辙。
      就以来自少林的洪拳为例,它的虎形,力发千钧。练习者的虎爪可以做指上压,十个指头可以如拳头般重击硬物,发出砰然巨响;在对敌时,施展者必须有雄浑刚猛的桥手,假若对手一个平拳打来,在对手平拳来势将尽时可先用虎爪按下他的拳头,并立即用另外一只手使用虎爪向他反攻过去,使用时必须沉腰坐马,气势有如猛虎擒羊。
      然而,咏春却没有这样;它那体现在黐手中的攻防假设,从没要求练习者以指碎砖,以力制敌。黐手时,当对手一个直拳过来,自己便以转马直拳回应,跟虎形一样,同样可处理类似的情况;个中的窍门,是与对手接触时不以力胜,先以转马卸力避开对方直拳攻势,并适时发拳切入对方中路还击。黐手活用了咏春那套独特的强弱分析哲学,以直线、三角等物理元素来阐明敌我关系,放弃长桥大马、大开大合,但短桥、高马、手柔的组合,看来像纯羊般的形相,竟有降龙伏虎的功效。
      要练好咏春并不需要有超凡的体能,但必须有一个清晰的脑袋,懂得在对敌时保持冷静,清楚分析敌我情势,从而作出最适当的攻防反应。亦因此,过往在黐手上浸淫出功夫的咏春门人,容易给别人一种儒士的印象,叶问宗师,就是其中的表表者。
      为什么同一位咏春宗师的学生竟有这么多的分歧?    国术界的同道大可发现,叶问宗师的亲传弟子,所展示或教授的咏春有很大分别,但每一位都是好手,他们亦声称其所学所教的都是正宗的叶问咏春;为什么同一位宗师的学生竟有这么多的分歧?
      学习中国文化的其中一个特色,就是一半师法,一半心法;师法是来自师傅的基础,心法是个人在学习过程与经验累积后的体会。在中国文化各玩意中,很多都有流派,书法、绘画、琴筝、诗词、掌相、医术等皆然;不同学者的不同领受,产生出不同风格。究其原委,就是它们都基础简单,而发展性、启发性大。中国的琴,或称古琴,几条线,几种指法,在离我们现在二千三、四百年前的春秋战国的历史故事中,已载录了不同的琴风,到今天,琴有吴、蜀诸派。玩功夫,当然也有相同的情状。
      不过,在学习传统功夫时,学生每每被要求跟随或重复师傅所教的招式,练习亦大多以拳套为主,练对拆时亦有固定的套路和招式,这是家长式的教授模式,当然,在这样的师法传授过程下,学生们在日后也会发展出自己的心法,但发展的速度与效率,大抵不会很快和很大。依样葫芦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法,很难探得不同的学生在应用同一招式时会有什么不同的效果,更不能作出适应场境的调节,当然也难有创新的机会。
      咏春则不同,它更接近中国文化的特质,动作基础简单,发展性、启发性大,容易让学习者透过强调自由发挥的黐手练习得到个人独特的领悟和开拓;这样,得于师法,却又容易别有心法。此外,叶问宗师作为一位出色的师傅,更有助于师法的传承与心法的启迪。宗师十分了解黐手功夫强调人的元素,正因为人有身形、体能、经历和性情等种种不同的独特性,故此宗师授拳时强调弹性学习,反对墨守成规;宗师放弃了传统的家长式教学方法,改用现代管理学所珍视的无为而治的精神,在教导了学生主要的哲理、手法、意念后,就协助学生按自身的特点吸收、善用,甚至弃用某些招式来配合自己。宗师在教导时留有很大空间,让弟子凭其个人的特点尽情发挥;更甚者,他会鼓励学生多作讲手交流,从而获得实战经验,再练就适应自身的咏春。结果,宗师的学生们虽然基于相同的拳理,但在应用方面便产生了不同的演绎方法,所以现今宗师的传人,于示范同一套拳套或兵器时,形式和味道都不尽相同,但每位都十分出色;至于黐手,更是各异其趣,同一传人门下,自有那传人的整体风格,但传人的不同学生,又自有不同的黐手体貌。
      这是咏春与宗师的智慧所在,若学生能从宗师身上学到了真正的咏春原则,更凭自己的能力、胆识、天分予以实践和探索,自有独到之处;李小龙说的“以无法为有法”,实质上已反映他能体会到叶问宗师所教授的咏春功夫的神髓了。

    精彩书摘

      假如没有梁碧,叶问没有今日的成就,假如没有叶问,梁碧会被淹没在 历史的深海里;但是,历史是没有假如的,因此,梁碧与叶问最近都分别成 为电视、电影、舞台剧中的主角。 较早前在香港上映的电视片集,对梁碧的生平记述,有不符事实之处。 叶问宗师跟我谈过与梁碧有关的历史,可以在下文跟大家分享。 梁赞有二子,长子梁春,次子梁碧,然而,电视剧里却称梁碧在家居长 。春、碧兄弟分别学得梁赞的生平绝学,春得方脉,而碧承咏春。梁赞逝世 后,正经营着的药材店,因而落在梁春的手里,即是说,梁春掌握了梁家的 经济大权;这时,梁碧要有开支,便要问诸兄长,渐渐兄弟间产生矛盾,矛 盾愈见激烈。今日梁家故居尚在,位于佛山善庆坊;故居自中门而入,便见 正面墙立,须向左或向右移步,才可进入屋内;在屋中,便可清楚发现,屋 的中间有一堵大墙,将梁家分而为二,互不相通;墙日久至今仍在,可见矛 盾不和一直延续。梁家故居即将拆卸,上演过梁家兄弟间故事的剧场,也快 将湮没。 另一方面,梁赞自从整理过咏春拳后,多次跟人家切磋印证,令咏春在 中国南方一带得到更多人的认识。他逝世后,亦有很多人想学咏春,当时, 人所共知的,只是他的弟子陈华顺;陈华顺亦对人说,梁赞只将技艺传授给 他,梁家的两个儿子,亦无所承。梁碧是典型的读书人,不屑与门人作无谓 的争执,加上与兄长不和,便长时间在香港寄食于冯姓友人的南北行中,在 这里,他认识了叶问。 叶问得姻亲资助,由佛山到了香港的圣士提反学校读书,校中冯姓的同 学,是南北行的少东,少东因亲睹叶问只身打败两个“差仔”,便在家中大 肆宣扬,引起了梁碧的注意。引起梁碧注意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叶问同籍佛 山,其二是同为咏春门人;梁碧便请冯姓世侄带叶问到南北行与他相见。见 面时,叶问不知道他是梁碧,只知他是世伯辈的长者;梁碧问他功夫是否跟 陈华顺学,叶问诧异他何以得知?随即,梁碧便提出与他藕手。 叶问自从跟陈华顺、吴仲素学习,成了“咏春三雄”之一后,跟人较技 ,最多只是平手,未有遇上能胜过他的;当叶问一跟梁碧搭手,便知这回自 己遇上强敌。陈华顺曾告诉他,与一个不认识的人藕手,倘若他是硬邦邦的 ,便不用怕,要是遇上一个双手如烂布般,似有力又似无力,要摆脱又摆脱 不了的对手,那便要小心了。从来,叶问只听过这般的描述,却未遇过这般 的对手,如今,眼前的这个人,便有这般的特质,似有力,又似无力,他不 进攻,但要攻他,似要得手,又攻不入,总之就是摆脱不了;毕竟年少气盛 ,攻不入、摆不掉便紧张起来,一紧张便心急,一心急,更打对手不到;慌 张之际,叶问以摊手前标,梁碧瞬间施以“漏手抱琶”,把叶问打得飞到窗 前,连窗框也脱落了。落败了的叶问匆匆取回原本放在茶几上的长衫,便黯 然离去。 叶问一败,曾经自我怀疑,想到:师傅陈华顺公有没有欺骗我?我的咏 春是否有用?许多的问题盘缠五内,令叶问产生过放弃的念头。数天后,那 世伯再约见他,二人在茶厅内详谈,世伯道明他就是梁赞之子梁碧;叶问在 一刻间很是惊奇,师公梁赞的两个儿子不是不晓得功夫的吗?陈华顺公不是 这样说吗?……梁碧对叶问表示,其实叶问的功夫已经不错,还问他是否想 再学一点?叶问回应道,自己只是到香港读书,没有钱;梁碧表示教他功夫 不收分文,若叶问跟他深造,他日回到佛山,将无人能及,.到时,叶问只 须说,功夫是梁碧教的便是了。 叶问追随梁碧学了三至四年咏春,他表示 ,真正理解咏春,是从梁碧身上;叶问的咏春根基是陈华顺所教,他总是以 华公为师傅,从未以师傅称呼梁碧,但叶问又毫不讳言,最好的咏春功夫, 是梁碧所教。叶问回到佛山,在不断的切磋中体会到梁碧功夫的高妙,也不 断声言梁碧所教有用,叶问成了咏春界一流的好手,也是他半个师傅的师兄 吴仲素亦表同意。 这里顺便一谈最近由弟子苏育辉、叶荣煌、赖建发制作的舞台剧((叶问 传——问手》。剧中安排了一个化身自吴仲素的角色——石峰师傅,石峰执 意坚持陈华顺所教才是正宗的咏春,至于梁碧的,虽然不能说不是咏春,却 不能接受;石峰的执著与叶问的开明形成了剧中的张力,这是故事创作成功 的地方。至于吴仲素本人,着实不会这样,他为人开朗,与叶问交好,叶问 学梁碧、用梁碧的功夫,他是不会反对的。陈华顺公的其他弟子却不这样, 吴小鲁、何汉侣、雷汝济等对此反对甚烈,但叶问统统不加理会。 叶问宗师胸襟开阔,不泥于第一师承,才有今天的成就,宗师的个性和 对待功夫学问的态度,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注】梁碧,现在一般人写作“梁璧”、“梁壁”,而以前者居多。梁 碧之名,暂未发现文字纪录,叶问宗师亦不能肯定写法。笔者曾有小说《先 生碧》,而所发表的文章,一直都写作“梁碧”,这是因为考虑到中国人命 名的习俗。中国人的名字,在兄弟间互见关系,往往在两个字的名字中,有 一个字是相同的,如爱新觉罗·溥仪的弟弟称为溥杰便是了;如果名字只有 一字,用字的性质,亦见相近,如苏轼弟称苏辙便是好例子。笔者觉得,梁 赞长子名春,而二子称碧,意趣较为接近,同样生意盎然,若称璧、壁,便 有点风马牛了。P12-15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